自我意识的形成需要一定的时间,但当下快节奏的生活不允许我们有过多的时间或空间去自省。我们整天忙忙碌碌,日复一日处理每天的工作。在各种压力面前,我们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。我们早早地起床,匆匆锻炼,吃完早饭又给孩子准备早饭,在送孩子上学或去办公室的途中迅速浏览当天的邮件。感觉还没来得及做几件事,孩子就已经放学回家了。接着就是为家人做晚餐或者点外卖、打扫屋子、支付账单、割草、辅导孩子做功课,继续收尾当天剩下的工作项目。如果所有事情做完后还有时间,那么还可以躺在沙发上看看电视。周末的生活也没有太大变化。我们需要处理各种项目,采购食物、洗车、加油,如果一切顺利,还能挤出点时间看电影。在我们的任务清单里还有许多我们“应该”要做的事情——父母、老板甚至是牧师都给我们安排了事情。大多数人的生活难道不都是浑浑噩噩的吗?我们就好像上紧了发条的闹钟,一刻都停不下来。我们没有时间去思考,如何作为一个人去享受生活。

  慢慢地,我们渐渐迷失了自我,分不清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。这并不是说我们都忙于无关紧要的事,而是说我们没有腾出自我思考的时间,我们忘记了那些曾经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东西——我们的梦想、价值观和真实感受。就算我们被迫放慢生活节奏、审视生活时,我们也不愿去面对现状,生活的束缚让我们变得焦躁不安。更可怕的是,我们不知道如何打破这种忙碌的生活怪圈。

  整日忙碌的代价就是,我们会优先考虑我们的工作、儿女、朋友、信仰甚至是整个大家庭,而把婚姻问题放在最后去考虑。如果婚姻问题和其他事情发生了冲突,那么我们也会不自觉地暂时忽视婚姻问题,想等到“有时间”后再来解决。我们深知婚姻需要经营,只是苦于当前没有时间去做,也许等到孩子长大成人,家庭收入更加稳定后,我们才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我们的关系。不过在当下,忙碌的我们只能去努力解读配偶、儿女、同事甚至是我们自己的情绪。

  作为一个忙碌的“实干家”,我们的情绪不稳定,精神状态也有缺陷,无法和身边的人好好相处,总想着要去做点什么。我们总是想着为子女、老板、同事、配偶甚至是上帝做点什么,我们花大量的时间发短信、浏览脸书(Facebook),时刻关注社交媒体上别人的最新动态,自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够维持我们所谓的人际关系。独处时,如果离开了智能手机,就会发现自己缺乏自我意识。我们当下无法判定什么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,而且完全丧失了正面情绪,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恐惧、悲伤、羞愧和愤怒等负面情绪。我们将成为恐惧或者愤怒的奴隶,或者因觉得自己无所事事而羞愧不已,整日消沉下去。我们发现自己变得脾气暴躁,干什么都急匆匆的,大脑一刻都停不下来,这种情况在睡前最为明显。我们会变得特别敏感,周围的人说点什么都会让我们大发雷霆,说一些令自己后悔的话,这在对配偶的态度上表现得尤为突出。无论我们如何努力,似乎总无法追赶上别人的步伐。

文:(美)大卫·斯杜普;简·斯杜普.亲密关系心理学 (Kindle位置431-439).